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行業動態

必須上云,還是不上云?或是優先選擇云?

[2016-10-31]


炒作似乎要伴隨我們直到天長地久了,但過去幾年中,云已經作為公司企業最經濟、最前瞻、最靈活的IT運營方式飛速成長起來了。事實上,云的采用如此之流行,以至于很多內部數據中心的長遠未來,都面臨著遭逢諸如亞馬遜、微軟之類強硬市場營銷巨口的吞噬。


在云這件事上,遷移的方向是很明確的:3/4的受訪者都預測未來12個月里他們的云服務使用會有所增長。


云重要性的增加,還反映在希望外部托管或云服務成為自己IT系統主流的人數上。32%的人預計,這將在2年內成為現實,而如今就主要依靠外部托管或云服務的只有10%。

稱云將成為自家公司IT主要支出領域的企業數量也在增加,從去年的22%上升到今年的29%。


當然,此類未來預測總有許多認知偏好,期待這些數字有多靠譜是不現實的,但它們確實顯示出,云如今已經牢牢占據了主流。


甚至僅幾年之前,云都還只是皇帝的新衣,不過是客戶端-服務器和效用計算新瓶裝舊酒式的重新包裝而已。但盡管技術基礎沒什么大的改變,云服務及基于云的服務在使用上的彗星式飛速增長(微軟和亞馬遜最近報告了近3位數的年利潤增長率),從戰略上講,意味著云必須被認為是對過去的突破——不僅僅是對互聯網初創公司而言,對更傳統的公司和公共產業也是如此。


時間走過一程,云優先策略——除非有很好的理由不這么干,否則就將新服務和應用部署在云端,已經到來。


說到云優先,這里所說的云主要是指公共云:共享基礎設施——不同公司的數據和應用一起放在虛擬化空間中,共享同一套硬件(希望別連其他什么東西也一起共享了)。


對這種公有設置安全性的擔憂,長期以來一直是云服務的癥結所在。你怎么能確定誰掌握了你數據的加密密鑰,怎么保證密鑰不被復制到其他什么地方?不過,此類恐懼癥在緩慢消退。


一家媒體機構的開發主管說:“我對亞馬遜和微軟保持我的數據安全有著充分的信心,比我對99.9%的普通公司運維人員的信心大多了。”


當然,數據安全是個復雜多面的問題,而以分層或混合方式托管數據,就是很多公司的選擇,也就是大部分敏感數據依然保存在公司內部。有時候,這僅僅就是個看起來在做正確的事的心理安慰而已。


“內部數據中心的服務器就有更成熟的安全壁壘保護?這有點神話了。”一位公共事業IT架構師說道,“但如果我們信了,就會將流動工作數據遷移到云,而其他數據留在我們的數據中心,因為我們需要確認足夠安全。”


于是,對多租戶云安全性的疑慮尚存,尤其是在數據泄露后果可能十分慘烈的高監管行業,而這一問題依然是云采納中的主要障礙。

上圖中的第二條,價格,是個有趣的方面。云早期,除通過將支出從資本性轉為運維性凸顯會計優勢之外,遷移到云確實能節省金錢也是賣點之一。漸漸的,此類宣傳就偃旗息鼓了,但大型公共云提供商之間慘烈的價格戰卻又說明,云真的能更廉價——至少在某些情況下是這樣。不過,依然有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而且盡管出現了按小時/服務器付費的模式,這一領域依然是個雷區。


某地區政府IT主管說:“遷移到云,以及即期支付模式,實際上增加了我們的運營費用。”


但同時,醫療保健行業的IT主管又堅持,只要精心運作,價格可以更低。


“云更容易,更靈活,更敏捷。我發現云遠比托管服務或自己來做要節省得多。不過也是有傾向的,顯然亞馬遜比微軟糟糕——因為細分服務收費的瑞安定價機制,從這里移動到那里要付錢,移動回來又要付錢……”


另一位受訪者強調了透過基礎價格看本質的重要性。


“如果你用微軟Azure,換成8核機器時你會發現價格暴漲。”某休閑產業全球項目主管說,“如果你有大量應用需要高性能支撐,重點就要看價格區間了。”


“這有點像天然氣賬單。”一家博物館的IT主管說,“你大體上能感覺到大概得付多少錢,但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當前使用情況,也沒法計算。微軟的備份機制用的是塊備份,即便你刪除數據,你的備份大小依然增加,因為這些刪除操作造成的改動都會被保存下來。所以,備份大小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而且你還看不到,但備份占用的空間也是要算到總存儲空間的收費中的,想算?太難!”


云優先?


靈活性、敏捷性、可擴展性和即期支付的好處,到底比安全、控制和監管上的不利之處多多少呢?換句話說,云優先策略在什么情況下有意義?


測試和開發是個明顯的例子。開發人員可以只在需要的時候讓服務器瘋狂運轉。因此,軟件開發可以敏捷得多。


某公共事業公司的IT架構師稱:“我們一位管理員主動寫了個腳本放到亞馬遜上,在夜間用不到的時候關閉我們的沙箱環境,而在早晨上班時開啟。寫這個腳本花費了他30分鐘時間,但每年為我們省下了24000歐元……”


其他適合云優先策略的還有新應用、不依賴遺留硬件的項目,或者遺留系統不是什么重要考量的情況。內部缺乏相關技術的時候,云就顯得十分有用了;需要進行硬件翻新的時候,云也是個明智的策略。是替換掉這些服務器或那些存儲域網絡(SAN)有意義,還是應該先看看工作量可以怎么被遷移到云?自己看著辦吧。


英國政府的G-cloud(政府云)政策,是鼓勵公有產業采用云優先策略,試圖避免過去那種結局慘烈的昂貴一攬子長期合同。

那位博物館IT主管說:“對我們單位來說,這是個麻煩的問題,因為我們有太多的存儲容量。當然,面向公眾的Web服務我們就優先置入云中了,因為我們不需要擔心可用性。我們其他的系統,則把云當做備份措施。”


20%的受訪者稱,云優先是他們當前策略的最好寫照,3年后這一比例有望翻番。甚至金融公司有可能采納云優先策略,比如說,將非敏感數據存儲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卸到云端。


將自己的整體策略描述為混合方法的一位金融公司IT服務主管說:“在金融服務業,這仍有點像是在‘試水’階段。”



隨著遺留合同走到盡頭,決定是否遷移服務到云的時刻即將到來……我們更多的是部分云化——從安全和數據防護的角度,我們依然需要保障所有權,但我們在個別案例或SaaS上用云。



但其他人,敦促要警惕別把太多業務關鍵基礎設施交到云和連接性提供商手中任由擺布。


“7月英國電信公司宕機事件后,我們可能會重新思考我們的云優先選擇。當時我們無法訪問某些服務。因為想要彈性而將某些服務放到了云端,但那天我們束手無措。”那位醫療機構IT主管說。


此類考量部分解釋了選擇“只用云”策略的比例為何如此之低,再一次證明數據中心依然未死。

(來源:安全牛)


版權所有 2010-2013 深圳市耐施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粵ICP備15009324號
Copyright 2010-2013 netsfere.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4101號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